, “逐步解封”预测大盘点!不让拍警察执法?法国人怒上街头和警察battle,眼泪与烟雾弹齐飞!, My Crazy Paris
年轻人最土酷的生活方式
从关注巴黎疯人院开始

大家周三好呀~

今天的巴黎又是个大晴天,不知不觉,我们第二次封城也快三周了呢!

在经过日增6万的疫情高峰之后,法国的每日新增病例逐渐呈下降趋势,上周便已经降到日增2、3万了。而这周一的9406例单日新增数,更是低到让小编不敢相信……

明明不管从哪个角度看,第二次封城都像是“封了个寂寞”,居然效果还是那么好?(《Hold-up》制片人场外OS:早就说了这一切都是假的!是阴谋!)


就在小编打算接受“二次封城虽然宽松但是依旧很有效”这个设定现实的时候,昨天卫生部公布出来的病例数字却一下让小编又看不懂了:昨天法国新冠病例总人数为2036755人,而前天的总病例数则是1991233例,两个数字一减,日增45522例?!


难道又是啥技术问题?之前统计的时候给漏了一部分?
还是说真就一下子反弹到4万?
法国政府这两天一直在讨论的解封,难道要……黄了?!

带着Lunch八糟的心情,小编看到卫生部网站上给出了解释,原来之前统计的新冠感染人数都是只计算了核酸检测呈阳性的人数,如果按照同样的统计方法,昨天的单日新增应该是12587例

那么这个45522又是怎么来的呢?其实是因为昨天在统计新冠感染总人数的时候,卫生部网站上还加上了从10月初以来,所有抗原检测呈阳性的人数,一共32935例


所以其实在同样的统计方式下,法国昨天的单日新增也就12587例,疫情情况的的确确有在好转呢,昨天的“单日暴增4万多”还好只是虚惊一场


昨天法媒传来消息,小马哥在下周的周中又又又又又要发表讲话了,很可能会讲到解禁的条件

消息一出,关于解禁的话题立马就被法媒刷屏,各个媒体纷纷猜测这次的解封究竟是什么样子。

其实,总理Jean Castex在昨天国民议会调查委员会的听证会上曾表示,“我们5月份时可能解封得过早了”,到10月份时,“可能法国人都以为疫情已经过去,对遵守卫生规定没有那么大的热情了。”

他透露,在封城过后,还会继续实施“限制措施”,“目前的封城效果越好,我们就可以越快进入下一个阶段,但不会回到封城前。”他呼吁要“避免停停走走”,也就是要避免封城和解封不断交替的情况。

在这种长期的限制管理下,总理梦想着“至少到明年夏天”能展开一个新的前景,“如果疫苗能发挥全部作用的话,就没有困难了,我们会摆脱这种情况。”


看总理这个意思,“逐步解封”应该已经是板上钉钉了,那么这次的解封大概会是什么样的呢

让我们来看看法媒是怎么猜测的吧:

商店将在12月1日“左右”重新营业

商家希望能够赶在11月27日“黑色星期五”就重新营业,总理表示,根据疫情的指标情况,可以允许商家在12月1日“左右”重新营业。而根据BFM的消息,宗教仪式应该会与商店重新营业同时恢复

允许法国人与家人团聚过圣诞

当局曾表示希望法国人可以与家人一起过年,但是需要注意做好个人防护措施,避免大型聚集。根据BFM得到的消息,在节日期间,法国人会在一个限定的时间内被允许特例出门,目前来看,比较有可能的是法国人能从12月18日周五晚上开始他们的假期出行。此外,交通部长也曾表示已经要求SNCF准备好从12月中旬到明年1月4日期间提供100%的火车班次了。

餐厅和酒吧关闭至2021年初

根据《观点》(Le Point)的消息,法国政府目前考虑的允许餐厅和酒吧重新营业的日期在2021年1月15日到2月1日期间,但是目前该消息还没得到确认。而卫生部长也曾在节目中表示,餐厅和酒吧“不会在12月初重新营业”,当局目前计划的是在“1月初”左右。

限制措施维持到夏天,可能会宵禁

总理曾强调过,限制措施会在封城结束后继续实施。根据BFM的消息,在封城结束后,人们的聚集和出行依然会受到限制,作为恢复正常生活前的一个过渡,实施宵禁的可能性还在研究中,远程办公也会继续维持。

不过猜测毕竟只是猜测,最后到底是什么措施还得以小马哥的话为准才行哦~


这一头,因为疫情形势的好转,政府正在研究“逐步解封”的具体措施,而另一头,昨天巴黎却聚集了上百的法国人,不顾疫情走上街头游行抗议,还跟警察发生了冲突“战况”一度非常激烈🤦‍♂️


这次的游行抗议又是因为什么呢?
这一切还得从“全面安全法“(loi sécurité globale)说起。

我们先来看看这个所谓的“全面安全法”到底是什么:

有关全面安全的法案是LREM( La République En Marche)代表Alice Thourot和Jean-Michel Fauvergue于2020年10月20日提交国民议会的一项法国法案。 

这个法案它涉及到加强市政警察的权力,比如:从执法记录仪(穿戴式摄像机)获取图像,用无人机获取图像以及传播警察图像资料方面。

不知道大家最近在街上有没看见警察穿着这个:




该提案应于11月16日在委员会中进行审查,并于11月17日至20日在国民议会进行审查。

就是这个在法国引起轩然大波,让法国人不顾疫情,愤然上街游行!(小编想问……你们有出行证明吗?)

听到这里大家是不是有一丝困惑,这不就是警察想要获得一些执法期间的影像资料作为证据吗?证明自己不是像网络上“断章取义”的样子暴力执法。那为啥法国人这么激动?

原来这个提案里第24条让法国人愤慨起来:


如果你为了伤害警察或者宪兵的身心健康,不管你用任何方式和媒介传播正在执法的国家警察和国家宪兵的外貌特征或其他身份证明,你将被判处一年监禁和45,000欧元罚款。


什么?!看到警察暴力执法,我还不能拍下来曝光他了吗?!
看到这条,法国人不干了!

近年来,靠着在社交网络上传播的示威游行和警察执法过程的图像,这才使许多警察暴力执法事件曝光。现在你居然跟我说不可以?

抱歉,真的不可以!

内政部长盖拉德·达曼宁(Gérald Darmanin)周五在议会辩论中呼吁加强这一规定:“如果您想以粗暴直接的方式在互联网上传播图像,很抱歉这样说,您将不得不模糊警察和宪兵的面孔。”

虽然法案的报告人保证这仅仅是为了限制恶意“搞事情”的人群,绝不限制记者的行动自由。但是LREM副代表兼联合报告员爱丽丝·特洛特(Alice Thourot)在接受BFMTV采访时说:“毫无疑问,这阻止了记者的工作,或侵犯了公民的知情权。”“向公众宣传和发布与警察执法有关的图像是合法的,对于民主运作是必要的”。

于是,为了反对这个“全面安全法”在新闻工作者工会和人权协会的呼吁下,昨天下午,巴黎有数百人聚集在一起,进行示威游行。

到了晚上,当人群聚集在国民议会附近抗议时,冲突发生了。警察用水枪和催泪瓦斯驱散抗议人群,其中有很多年轻人在游行中还破坏了城市设施。

今年47岁的抗议者Philippe Bellet说道,“随着暴力游行的开始,在圣日尔曼大道爆发了冲突,到处充斥着交杂的火焰和催泪瓦斯,我们举着手离开了。”

现场“战况”到底有多激烈呢
来跟着小编一起感受一下👇


在雷恩,昨天早上有300-400人聚集抗议;在里昂,昨天下午6:00左右,也有700人参加了集会;而在图卢兹,昨天也有1300名示威者聚集在市中心,其中包括许多参加两年“黄马甲”运动的人员,被警察用催泪瓦斯驱散 。35岁的研究员Tristan Benoist感叹道:“当发生典型的警察暴力执法事件时,政府的反应就是在考虑警察采取行动的合法性之前就先为警察辩护。”

在波尔多,法院大楼附近聚集了700至800人,其中也包括“黄马甲”。曾经在2018年的“黄马甲”抗议运动中被警察用GLIF4击中,失去了一只手的Antoine Boudinet呼吁:“要继续拍摄警察传播照片,如果没有录像的话,就没有人知道我当时遭受了什么”。

在马赛和格勒诺布尔,也都分别聚集了数百人,反对警察暴力,“少点「全面安全」,多点社会安全”

禁止传播警察执法的图像视频虽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保护警察的作用,但是也正如示威者们所说,如果不允许对警察执法进行录像的话,那遇到暴力执法的警察时该怎么办呢?

除此之外,虽然新闻媒体等强调有“信息自由”的权力,但是警察的肖像权受不到保护又该怎么办呢?

大家对这件事情是怎么看的呢
欢迎来下方留言区跟大家交流一下你们的想法哦👏


P.S.微信改版了,不按照发送时间顺序推送,很多小伙伴,以为我没有发文,其实不是哒!如果你喜欢看巴黎疯人院的话,就点一下在看吧!或多多转发,这样我们才会出现在前面的位置哦!谢谢大家的支持!笔芯❤️!

— www.mycrazyparis.com —


点击“在看”就会离我们更近一些:)